文史精华月刊
文史精华月刊
>
首页
当前位置:

袁世凯的一妻九妾

编辑日期:2010/10/26 22:57:53 来源: 作者: 阅读:3067次

袁世凯一生娶了10个老婆,这10个妻妾都是哪里人,怎样嫁给袁世凯的,妻妾之间彼此如何相处,袁世凯如何维系这个家?这其中有不少趣事。

典型的封建大家庭

袁世凯一妻九妾,共生了17个儿子和15个女儿,真可谓儿女成群了。还有几个儿媳和一些孙子、孙女等,仅直系亲属就有数十口之众,再加上一些佣人:跑上房及跑各房的老妈、丫头、男佣人、女佣人、厨师、花匠、裁缝,以及管事的、账先生、家庭男教师、女教师、中医生、西医生等等,总计约有几百口之多,他们在封建家规和封建礼节严格禁锢之下,使这个典型大家庭里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得听凭袁世凯一人的摆布。这些人的荣辱沉浮,完全掌握在袁世凯一人手中。且不说丫头、仆女们的喜怒哀乐,仅就他的一妻九妾来说,谁个受宠爱,谁个遭冷落,都由袁世凯的好恶所决定。

一言伤夫情,终生坐冷宫

当袁世凯还没有踏上仕途的时候,他就在家乡河南项城和一位乡间女子结了婚,这就是他的原配夫人于氏。于氏出生于一家富户人家,她虽属富家闺秀,但却没有读过书,也不识多少字,不大懂得大家庭的规矩和礼节,是个诚实人。二人婚后夫妻感情还是融洽的,彼此冷暖相关,和睦相处。后来,于氏生了一个儿子,夫妻俩自是高兴了。有了孩子这个纽带,夫妻感情应该是好上加好了。然而,袁氏夫妇竟然因为一句玩笑话而伤了夫妻情。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于氏平素喜欢系一条绣花缎子裤带,有一天,袁世凯和她开玩笑说:“看你那个打扮,多象个‘马班子’。”什么是“马班子”呢?那就是当地人对妓女的称呼。这本是一句玩笑话,但却惹得于氏不高兴了。按说年轻夫妻之间相互逗趣是常有之事,而于氏却认为是丈夫有意污辱自己,便脸色一沉说:“我不是‘马班子’,我是有姥姥家的人。”姥姥家就是有娘家。意思是,我是明媒正娶的大太太,而不是没有娘家的姨太太。这话别人听了并不以为然,只是袁世凯听了却大伤其忌讳了,因为袁世凯正是姨太太所生。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于氏这么一说,袁世凯便认为于氏有意揭他的短了,一气之下,转身不言语地走了。从此便不和于氏同房了。直到袁世凯当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又当了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以及以后的自称“中华帝国洪宪皇帝”,也始终不和于氏同居。可是也从未提出和于氏离婚的事。不过,表面上袁世凯对于氏还是很客气的。例如,在中南海居住时,袁世凯每隔三五天必到于氏房中坐一会儿,俩人见面时,袁一定先问一句:“太太,你好!”于氏也一定回答一句:“大人(妻妾们都呼袁世凯为大人),你好!”接着再随便谈上几句闲话,便结束了这照例的一次会见。就这样,于氏便成为名义夫人了。真乃是一言伤夫情,终生坐冷宫。

虽然如此,名义上于氏还是第一夫人,因袁世凯后娶的9个妾都是以姨太太相称的。

位居“空牌位”的于氏,虽不大出头露面,却也办过令袁世凯感到十分不体面的事。

有一次过元旦节,各国驻华公使和夫人先后来到总统府给袁世凯贺年,同时也给总统夫人贺年。因于氏位居第一夫人,在这样的外交礼节中,袁世凯不得不让于氏出面了。这天,于氏穿着大红礼服,前来接受外宾们的祝贺了。不料在仪式进行当中,忽有某国公使走向前去,要和总统夫人行握手礼。于氏一时不明所以,神态不免有些惊慌,立即把身子偏了过去,并且面带羞色地嘴里发出了“嗯”的一声,便将双手缩到背后了。一时间,弄得这位公使颇为尴尬,只好匆匆退了回去。事后袁世凯得知了此事,顿感有失脸面,遂即给于氏立了一条规矩:今后凡需于氏出面接待宾客时,均由指定的儿女陪同出场,代她照料问答,以免再出笑话。从此于氏便成为名副其实的“空牌位”了。

荒唐娶妾,笑话百出

袁世凯一生先后纳了9个女人为妾。先说第二、第三、第四个姨太太被纳经过,便可知袁世凯娶妾之荒唐了。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袁世凯原定娶朝鲜人金氏(即三姨太)为妾,在金氏过门的时候,带了两个陪嫁的姑娘,一个是李氏,一个为吴氏。而当金氏过门后,袁世凯竟把她们3人一并收为姨太太了。并且按照她们年龄的大小,排定李氏为二姨太,金氏为三姨太,吴氏为四姨太。这样以来,金氏大为伤心。她原认为嫁给袁世凯是做“正室”的,不料过门后,非但自己不是“正室”,连她的两个陪嫁女也被袁世凯收为姨太太了。且不说陪嫁女李氏排在了自己之前,即便三人不争你大我小之事,而且在她们三人的前面还有个顶头上司大姨太太呢!这使金氏大为伤心。

金氏被纳为妾时,年仅16岁,豆蔻年华刚过,正是如花似玉之时,颇具姿色,乌黑的长发,披散肩头,潇洒活泼,乃一表人才。但这一命运的到来,使得金氏的心情如坠冰窟中,整日情绪郁郁,再无高兴的面容了。对于这一情况,袁世凯看在眼里,思在心头,也自感内疚。于是遇事就迁就金氏;经常到金氏房里坐坐,以示亲近。但金氏总是板着不含笑的面孔,呆呆坐在那里。一旦袁世凯说到高兴处,她也只是陪之一笑完事。逢年过节或过生日时,金氏总是暗地里流眼泪。她变成了一个性情古怪的人了。平时虽不大与人争长短,但是在她不高兴时,如一语不合,即会大闹起来。有一次她和袁世凯对面下棋,不知为了一句什么话,她恼怒了,竟把棋子、棋盘一古脑儿扔到水里了,而袁世凯也没有发火。这大概是袁世凯的内疚心想借此以补偿对她的负心吧。此外,在其他方面以及物质待遇上袁世凯对金氏也有特殊。纵然如此,似乎也没有弥补金氏心灵上的创伤。

再说六姨太叶氏的“置办”经过。袁世凯在任直隶总督时,曾派他的二子克文去南京办事。克文性爱玩耍,在公余之暇,常到钓鱼巷游玩。他在那里结识了一个女郎,两人一见倾心,便订了嫁聚之约。分别时,这女人赠袁克文一张照片作纪念。袁克文返回后,按照袁家的家规,儿女远道归来,都要向父母叩头“请安”。当其正向袁世凯叩头时,不料那张女人照片却从口袋里滑落出来,掉在了地上。袁世凯看到后,便指着地上的照片连声问道:“是什么?是什么?”须知,在那个封建礼教森严的家庭中,儿女们是不准私订婚约的,必须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掉在地上的那张女人照片,当儿子的是不敢当着父面吐出自己心声的,更怕暴露了自己在外面有不规行为,只好设法搪塞。在袁世凯的连声追问下,袁克文情急智生,便顺口答曰:“儿在南方替父亲物色了个漂亮姑娘,特带回这张照片,请父亲过目。”袁世凯接过照片,一见那美丽的倩影,不禁喜容满面,连声说:“好,好,好!”事后,袁世凯很快派人带了银钱前往南京把这位姓叶的女人接了回来。而叶氏呢,知自己已和二少爷订了嫁娶之约了,一听说袁家来人接亲了,自是喜上眉梢。遂即收拾行装,欣然随来人北上了。及至到了洞房花烛夜,叶氏万万没有想到,意中的翩翩少年,竟是一个满面胡须的老头。一时间,哀怨之情,实难言表。从此,少夫人便成为老子的六姨太太了。

九妾进袁门,严立袁家规

满脑袋封建思想的袁世凯,拥有这么多的妻妾以及众儿孙们,为了便于管束,便给全家订了许多封建家规,且令全家老少一律遵守,不得逾越。

一是,凡进门的姨太太,要服从早进门的姨太太的管束,说是先来者为长。

袁世凯最宠爱大姨太沈氏和五姨太杨氏。沈氏原为苏州名妓,此人在袁世凯落泊无聊时,曾对袁有过恩情,故而深得袁世凯宠爱。而五姨太呢,天津人,小家女子,原是别人为讨好袁世凯心欢特意买来献给袁的。此人虽谈不上绝代佳人之美,但也是有姿色的,且有管理家务的才能,处理事情果断,特别善于操持袁世凯的日常生活,诸如该吃什么、该穿什么、该换什么服装、该添什么东西等等,都是由五姨太杨氏经管的。她不但管理整个家务,连少爷、小姐们也都由她管教;对丫头、仆女、佣人的管教,自也不在话下了。哪个少爷、小姐若不听从她的指挥,她随时可以告到袁世凯那里,由此可见五姨太在袁世凯面前是何等的得宠了。

袁世凯宠爱五姨太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特别喜欢她那双“小金莲”,她的脚缠得特别小。

袁世凯有了这两个宠爱的妾,为便于管理其他7妾,做了如下规定:大姨太负责管理二、三、四3个姨太太;五姨太太负责管理六、八、九3个姨太太(七姨太早亡)。这规定,名义上是帮助她们懂家规,守家矩的,实际上却给了大姨太和五姨太以特权。她俩的醋意往往借家规之名,往其他姨太太身上发泄。争风吃醋、寻欢讨好之事,谁也争不过大姨太和五姨太。

另外,袁世凯对他的一妻九妾相互之间的称呼,也做了规定:9个姨太太对大夫人于氏均称“太太”,大夫人对诸姨太太们的称呼,则是冠以数目字,为三姨太、四姨太、五姨太等,对从未生过孩子的姨太太的称呼,就冠上她的本性,称“姑娘”,如“张姑娘”或“李姑娘”。

袁世凯的几十个儿女们对各姨太的称呼则是:对原配夫人于氏叫“娘”;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叫“妈”;对其他姨太太的称呼,就在“妈”字前面冠以数目字,以示区别。如对五姨太则称“五妈”,对六姨太则称“六妈”,只有对大姨太却规定了例外的称呼,叫“亲妈”。“亲妈”是仅次于“娘”的称呼。为什么要这样?正因为袁世凯落泊时受过大姨太沈氏的恩情,所以当袁世凯在朝鲜做官时,就把沈氏接到了朝鲜,把沈氏当做“太太”看待;袁的大儿子当时也带到朝鲜了,就是这位大姨太帮助抚养的。这就是袁世凯宠爱大姨太的缘故。

受宠人狐假虎威

大姨太对分管的3个姨太太,常无是生非,非打即骂。只有三姨太敢于顶撞她,那时由于三姨内心委屈、精神不爽之故。有一次,大姨太竟把三姨太绑在桌腿上毒打,致使三姨太左腿终生落了伤痛,她临死时还愤愤地讲述这件事。

五姨太这个人,善于狐假虎威,谁不服从她的约束,她可以随时状告到袁世凯面前,加以处置,所以都惧怕她三分。她常借题发泄她内心的醋意之恨,特别是对九姨太更是甚些。因九姨太年轻,相貌也非平平,故她对九姨太特别有戒心。又因九姨太到袁家的日子短,不懂得袁家的家规,这便给五姨太留下了把柄,因而她随时可以找到惩罚九姨太的借口。有一次竟把她的头打破了。另外,她也欺负三姨太。一次,俩人对着饮酒,在都有些醉意时,不知为了一句什么话,便吵了起来,先是动口,接着就动起手来,直打得不可开交时,有人报告给袁世凯了,经袁大声喝止,方才罢休。

九妾轮流值宿

袁世凯对他的一妻九妾,除不和原配夫人于氏同居外,其余9个妾则轮流值宿。每人每次值宿一周。轮到哪个值宿时,就由哪个姨太太的丫头、女佣人将其用具搬到袁世凯的卧室,期满按时调换。但是,无论哪个姨太太值宿,第二天早晨都照例让五姨太在他身边伺候。轮到五姨太值宿时,当然她就唱连台戏了。袁世凯指定五姨太常年在他身边伺候,足以证明他对五姨太是多么宠爱了。

有一妻九妾的袁世凯,可谓好色之徒。然而,他身边还有几个扬州丫头。对她们,也不断传出一些拈花惹草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