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精华月刊
文史精华月刊
>
首页
当前位置:

有一个地方叫唐努乌梁海

编辑日期:2010/10/26 22:53:37 来源: 作者: 阅读:2091次

 董林亭

 

远远地高过海面

高原上安静躺卧着的

像菊花一般清澈的湖水啊

萨彦岭下是我们失落了的

库苏古泊

被别人取走了的金银

我们会唤叫着去夺了回来

被别人取走了的马匹

我们会骑上更快的马

再去抢了回来

被别人轻易取走了的唐努乌梁海啊

怎么从来没有听说哪一个子孙曾经

为她流下过一滴泪来

    这是台湾著名诗人席慕容题为《唐努乌梁海》的诗作。诚如诗人所说,在大多数国人的记忆中,唐努乌梁海这个名字的确太陌生了,更谈不上“为她流下过一滴泪来”。那么,唐努乌梁海究竟在什么地方?是谁把她“轻易取走了?”还是让我们一起揭开尘封的历史,走进唐努乌梁海。

    在浩瀚的外蒙古地区的西北部,北靠萨彦岭,南抵唐努山脉,两山之间夹有一个狭长的地带,这就是唐努乌梁海。

    唐努乌梁海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中国北方少数民族世代相传居住在这里。远在汉代,臣属于匈奴人的丁零人散居在这一带。在唐代,为铁勒部落联盟(即丁零)中的都波人所居(或称都播,也称土瓦)。公元646年(唐贞观二十年),都波和铁勒诸部落首领到灵州(今宁夏灵武)朝见唐太宗,表示愿“得天至尊”,作唐朝属部的可汗,并请求设置唐官,将其地方设列州县。次年,唐朝在漠北广大地区设置府州,唐努乌梁海地区的都波部归瀚海都督府管辖。辽金时期,先后为辽金王朝管辖。1206年,成吉思汗统一蒙古各部以后,派长子术赤率兵征服了南西伯利亚各部落,其中的秃巴思部就是世代居住在唐努乌梁海的都波人。在元朝,归岭北行中书省管辖。明代蒙古瓦剌部和鞑靼部都统辖过这里。明末清初则为外蒙古扎萨克图汗部辖地。1686年(康熙二十五年),清朝政府令尚书阿喇尼莅临承制,阿喇尼授扎萨克图汗和托辉特的根敦以扎萨克的头衔,管理唐努乌梁海。1705年(康熙四十四年),根敦死后,其子博贝承袭唐努乌梁海扎萨克辅国公。1727年(雍正五年),中俄《布连斯奇条约》明文规定以萨彦岭为两国的分界,设立鄂博为界碑。1769年经双方勘定又新立界碑8座,再次表明两国边界。清朝政府在唐努乌梁海地区分设唐努乌梁海总管和克穆齐克总管,并设置5旗46佐领,统归乌里雅苏台定边左副将军管辖。

    唐努乌梁海地区,四周重峦叠嶂,森林密布,适于狩猎。这里盛产珍贵皮毛,矿藏丰富,尤以产金著称;叶尼塞河发源于此地,其上游各个支流遍布全境,沿河地带土地肥沃,水草丰美,适于放牧和耕作。

    这原是中国北部边陲一块美丽富饶的疆土。

    贪婪的沙俄,从17世纪开始就一直阴谋侵占和吞并唐努乌梁海地区,在他们眼里,唐努乌梁海是“移民之天国”,曾多次派人以“探险”为名,非法进入该地区活动,但直到19世纪40年代鸦片战争前,沙俄的罪恶阴谋都未能得逞。

    1840年至1842年鸦片战争揭开中国历史新的一页,从此,中国的领土主权不断遭到西方列强的割裂和破坏,而在这场罪恶的活动中,沙俄不仅充当了侵略和吞并中国领土的急先锋,而且成为最大的获利者。对此,近代伟大的爱国者——林则徐在流放新疆时就十分关注西北边疆的局势,临终前曾疾呼:“终为中国大患者,其俄罗斯乎?吾老矣,君等当观之。”历史的发展,完全印证了林则徐的预言。就在他去世8年以后的1858年5月,俄国逼迫清政府黑龙江将军奕山签订了《瑷珲条约》。1860年11月间俄国又逼迫清政府签订了中俄《北京条约》。通过这两个条约,沙俄强占了中国东北部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同时,《北京条约》规定中俄西段边界,自沙宾达巴哈起经斋桑、特穆尔图淖尔(今伊塞克湖)至浩罕边界,“顺山岭、大河之流,及现在中国常驻卡伦等处”为界。为进一步割占中国西部领土制造了“根据”。依据这一条款,自1862年8月起,清朝勘界大臣明谊和沙俄政府全权代表巴布科夫、扎哈罗夫等在塔尔巴哈台(今新疆塔城)开始勘分西北边界的谈判。在沙俄的武力恫吓下,明谊于1864年10月7日与沙俄签订了勘界议定书《勘分西北界约记》。具体规定了从沙宾达巴哈(今俄境)起至浩罕边界为止的中俄西段边界。据此,沙俄割占了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包括斋桑湖、特穆尔图淖尔在内的总计约44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这其中就包括清西北定边左副将军管辖的唐努乌梁海西北部10个佐领的土地。以后又签订了《科布多界约》和《乌里雅苏台界约》,进一步完善了对这一地区的侵占。

    沙俄完全侵占和吞并唐努乌梁海地区,发生在距今不到百年的辛亥革命前后。

    自1864年勘分西北边界后,贼心不死的沙俄非法入侵唐努乌梁海的活动,一刻也没有停止过。1900年,沙俄内务大臣包列波夫向时任西波利亚总督的哥列未金发出的命令,让其制定一个入侵唐努乌梁海的具体计划。1907年,沙俄政府又任命迦基洛夫大尉为国境监查官,开始在唐努乌梁海的中部一带建立沙俄殖民据点。沙俄参谋总部的波波夫上校,从1904至1910年多次率领“远征队”,以考察“经济”为名,侵入外蒙古和唐努乌梁海地区,进行军事侦察活动。波波夫在考察后认为:沙俄有“迅速侵占唐努乌梁海的必要性”。到辛亥革命前后,沙俄侵占唐努乌梁海的活动达到一个新的即实行的阶段。这时他们一方面积极策动外蒙“独立”,煽动部分封建领主和活佛酝酿叛乱,并派兵进入外蒙,一手导演了外蒙“独立”。1911年10月18日,叛乱王公自立“大蒙古国”,宣布“独立”;另一方面,沙俄加紧研究制定侵占唐努乌梁海地区的计划。中国武昌起义后不久,沙俄就派出“边疆特使”,窜入唐努乌梁海,向当地居民发号施令,并强行阻挠我国政府官员进入该地区行使主权。

    沙俄最高统治集团还专门召开大臣会议,商讨侵占唐努乌梁海的问题。由于当时内阁大臣意见不统一,会议虽开了三个月之久,也未能就侵占唐努乌梁海的议题达成一致。就连时任沙俄外交大臣的沙查诺夫也认为:“必须承认,我国在唐努乌梁海地区没有法律上的权利。”这个结果是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所不满意的,因为他对唐努乌梁海地区抱有“浓厚的兴趣”,因此,沙俄政府研究决定先把唐努乌梁海的问题与外蒙问题分开解决。本来外蒙古王公叛乱集团在宣布“独立”后,准备占领包括唐努乌梁海及整个外蒙古地区,然而,沙俄则声称:他们在唐努乌梁海有“特殊利益”,必须对该地区进行直接控制。将唐努乌梁海地区排除在“大蒙古国”之外。

    1912年10月,沙俄派往库伦与外蒙当局谈判签订《俄蒙协约》的专使库罗斯托维支,临行前曾接受到外交大臣沙查诺夫的指示:“不要把乌梁海的问题包括在协定里边。你必须声明,乌梁海是占有特殊地位的,因而是属于俄国的势力范围。”

    沙俄在事实上完全控制了外蒙古后,其最高统治集团内部在占领唐努乌梁海的问题上也迅速形成共识,为此,沙俄政府重新通过决议:称“由于最近我国承认了蒙古的自治,根据1912年10月21日的条约,把外蒙置于俄国的保护之下,以及将由中国官宪管辖的蒙古和乌梁海地方的中国官吏从乌里雅苏台驱逐出去,这就解除了乌梁海人依服于中国的问题。甚至最近开始卷入政府生涯的喀尔喀也对本国(俄国)提不出任何要求了。因此,皇帝陛下批准了外交大臣沙查诺夫所提出的,为了俄国的利益,必须不断加强在唐努乌梁海地区的俄国势力的政策”。

    根据决议,沙俄命令新任的国境委员采勒林,要准备好将乌梁海地方“合并的基础”,即要“乌梁海的贵族承认俄国保护的必要性”。

    1914年6月,沙皇尼古拉二世批准了外交大臣沙查诺夫关于“接纳乌梁海地区居民置于俄国保护之下”的报告,并公开宣布唐努乌梁海地区归俄罗斯所有。同时派出大批军队,进入唐努乌梁海地区,强占了我国17万平方公里的领土。对此,当时的北京政府未予承认,并多次提出交涉,但俄国政府不予理睬。

    沙俄强占唐努乌梁海以后,为了加强侵略势力,大规模向这里移民,殖民洪流蔓延而来。1914年底,居住在唐努乌梁海的沙俄移民增加到1.2万多人,当地居民总共才6万人。沙俄移民局打算在未来较长的一个时期内,使俄国居民总数增加为1914年的10倍。1915年,沙俄移民局的年度报告说:“我国新边区萨彦岭南的俄罗斯的未来远景就是如此。富饶的乌梁海边区接纳了新移民之后,应当完全变成俄国的地方,因为俄国移民在数量上正在赶上土著居民,也许将来可能超过他们。”

    这些披着移民外衣的入侵者,除了强行霸占唐努乌梁海人民的牧场和耕地,大搞物质资料生产,个个暴富外,还凭借殖民者之高位随心所欲地乱搞人口生产,演出了诸多人间悲剧。当时,由于沙俄移民对当地居民新婚“初夜权”的强占,导致唐努乌梁海漂亮的“二毛”小姐成群降临人世,而残酷的人世却并不因“二毛”小姐的漂亮而使她们少受劫难。这些“二毛”女孩的降生被家族认为是一大耻辱,哇哇坠地后,即被溺死。即使生存下来的,也处处低人一等,常常是十五六岁还不敢蓄发,甚至眼睫毛都要剪去。无辜的“二毛”女孩们就是在这种扭曲的氛围中艰难地走着自己的人生之路,年龄越大,心理压力越强,不少漂亮的“二毛”女孩正是春意勃发、青春荡漾之时却走上了绝路,走到了另一个世界,永远永远离开了生她养她的地方。

    1915年,中、俄、蒙恰克图会议时,中国政府代表曾提出讨论唐努乌梁海的归属问题,但遭到了沙俄代表米拉的无理拒绝。沙俄非法侵占唐努乌梁海后,当地的汉人“悉被驱除”,该地总管曾数次派人到乌里雅苏台向中国官员声诉沙俄的暴行和乌梁海人民的痛苦,“沥陈眷恋祖国之心”。

    但当时袁世凯正醉心于复辟帝制,对此置若罔闻。

    1916年12月28日,由于沙俄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政府决定由乌里雅苏台佐领专员兼管唐努乌梁海事务,恢复对该地区行使主权。俄国十月革命后,沙皇统治土崩瓦解,为中国收回唐努乌梁海地区提供了契机。1918年至1919年,中国政府派兵驱逐了盘踞在唐努乌梁海的沙俄残匪,重新将唐努乌梁海地区纳入中国版图。

    1919年,列宁发表对华宣言称:“凡从前俄罗斯帝国政府时代,在中国满洲以及别处,用侵略的手段而取得的土地,一律放弃。”1920年9月27日苏联政府再次发表《对华宣言》,称“以前俄国历届政府同中国订立的一切条约全部无效,放弃以前夺取中国的一切领土和中国境内的一切俄国租界,并将沙皇政府和俄国资产阶级残暴地从中国夺取的一切,都无偿地永久地归还中国。”值得注意的是,也就是在这一年——1920年,白匪和苏俄相继进入唐努乌梁海,重新占领了该地。1924年,宣告成立“唐努——图瓦人民共和国”。1926年改称“图瓦人民共和国”。

    列宁未及实践其《对华宣言》就去世了,继任者斯大林先是否认《对华宣言》的存在,继而又将签署此宣言的外交部副部长列文卡拉罕以“叛国犯”处决。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苏联在未通知中国的情况下,即指示“图瓦人民共和国”参加苏德战争。1944年10月“图瓦人民共和国”苏维埃通过决议,正式加入苏联,并改名为“图瓦苏维埃社会主义自治共和国”,正式归入苏联版图。

    美丽、富饶的唐努乌梁海就这样最终被苏联强行霸占了。沙俄割去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60多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是通过1858年的《中俄瑷珲条约》;割去乌苏里江以东包括库页岛在内的约4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是通过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割去西北44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是通过1860年的《中俄北京条约》和1864年的《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外蒙古从中国版图中独立出去,沙俄及苏联亦与清政府、北洋政府、民国政府等签订了一系列的条约。而唐努乌梁海的丢失,却没有签订任何条约。

    新中国成立后的1949年底至1950年初,毛泽东首次赴苏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时,打算谈判帝俄时代夺取的中国领土的问题,但斯大林未予理会此事,反而要毛泽东承认外蒙古独立。直到晚年,毛泽东仍念念不忘被沙俄和苏联强占的大片中国领土的问题。1972年2月,毛泽东在会见美国总统尼克松时曾说:“苏联占领我们领土太多太多了,其中包括沙皇帝国和红色苏联占领的。这些占领的领土我们没法数清楚,有的中国政府,比如说国民党政府和清政府,声明的比我还多。我现在是以国际法声明最少的部分,那都是有清楚历史根据属于中国的地方。”

    从150年前林则徐“终为中国大患者,其俄罗斯乎”的警世恒言,到毛泽东晚年的那份对失去故土的思恋之情,我们不仅仅在于弄清唐努乌梁海是怎样“被人轻易取走”的历史脉络和真相,还会产生一种想起来就令人心痛的感觉,更能得到一种震撼心底的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