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精华月刊
文史精华月刊
>
首页
当前位置:

一个被俘国民党士兵的人生传奇

编辑日期:2010/10/26 22:51:54 来源: 作者: 阅读:1710次

 王贞勤

     2002年3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江泽民为解放战争时期全军著名战斗英雄、爱兵模范王克勤生前所在连的题词:“尊干爱兵,团结奋进”。一时间,“王克勤”这个名字再一次扬名全军、全国。

笔者是王克勤烈士的牺牲和安葬地——山东定陶县人。王克勤由一名国民党军士兵被俘参加我军后历经的许多次重要战斗,不少就发生在定陶县或其周边地区,笔者通过查阅党史和地方军史资料,又赴北京、安徽等地,采访了30多位王克勤的生前战友和故乡父老,对其生平及事迹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王克勤从一名战俘迅速成长为我军一等杀敌功臣和全军“尊干爱兵”一面旗,是我党我军优待俘虏和瓦解敌军这一英明政策的胜利。正由于此,才使千千万万个“王克勤”最终投向人民的怀抱,从而大大加速了反动统治的灭亡和新中国诞生的进程。

从蒋军“功臣”到人民英雄

    1945年8月15日,中国人民迎来了抗日战争的胜利,蒋介石要与共产党争夺胜利果实,以“北上受降”为名,大举进犯我晋冀鲁豫解放区。10月下旬,国民党集中10个军的兵力,沿平汉线大举北犯,其先头3个军在十一战区副司令官马法五的指挥下,进犯我河北邯郸地区。晋冀鲁豫野战军在刘伯承司令和邓小平政委的率领下,集中6万精兵,发起著名的邯郸战役,取得歼敌1.7万人的重大胜利。

在这次战役中,王克勤被我军俘虏。战斗结束后,我军就去留问题一一征询被俘者的意见,王克勤说:“我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还回去干吗,干脆跟着你们干算了。”就这样,他成为我晋冀鲁豫野战军6纵18旅52团1营1连1排的一名战士。后来,王克勤在成为我军一等杀敌英雄后,曾对战友们说起过当时参加我军的真实想法,他说:“早就听说解放军优待俘虏,被俘后一看,还真是这么回事。解放军不仅不打骂、虐待俘虏,还给受伤的俘虏治伤,有时他们宁可自己饿肚子,也要让俘虏吃饱饭,有俘虏要回家,他们还发给盘缠钱。我心里一热,就留了下来。”

   这年冬天,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52团1营营长郑文博和教导员武效贤蹲在一间小屋里听1连指导员汇报:

“我们连里1排1班新补充的战士王克勤同志,解放过来后一直不安心,工作不带劲,背后还发牢骚说:‘真是天晓得,我会被俘虏过来,共产党的军队算个啥几支破三八,一个连才两三挺轻机枪,一个营才两三挺重机关枪,兵又少,还把国民党的王牌三十军吃了,真叫我有些不服气。你看这些兵,穿得破破烂烂,吃也是饱一顿、饥一顿的’。”

郑文博、武效贤听了,不由地笑起来。

“怎么,他不想干吗”郑文博问道。

“是的。”指导员回答,“他说一支破三八,子弹几十发,真够呛,还不如回去扛机枪,打起仗来哒哒哒……那才够劲呢”

“唔,原来是个机枪手。”武效贤开始注意起来。

“他是一名老机枪手,各种机枪都摸得很熟。和他一起解放过来的战士都叫他‘机枪圣手’,还说他打起仗来点子特多,在国民党军队里曾多次立过战功,还得到过一枚青天白日勋章哩。”指导员又说。

“是王牌三十军的,又是机枪圣手和老蒋的‘功臣’,看不起我们,这也难怪。可是,到现在还有这样的看法,个性倒是不赖。”郑文博半开玩笑地说。

武效贤心想,营里倒有几支苏联造的硬家伙,老战士还没有一个能很好地使唤它的,要是王克勤能使,并且愿意把他的经验和技术教给别人,那该有多好他决定抽个时间去访访这个王克勤。

隔了两天,武效贤专门去了1连,刚进门,就发现一班的战士围在一起,聚精会神地在看着一名蒙住双眼的大个子战士摆弄一挺机枪。他近前瞧了一会儿,那大个子战士双手麻利地把一挺苏式机枪上的零件一件一件地卸下来,随后又灵巧地一件件装上去。战士们都睁着大眼睛看着,连称赞的话也忘了说。末了,那战士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拉下蒙在眼上的手巾后,又用手指轻轻抚摸了一遍机枪,就像一位琴师抚摸心爱的小提琴。

“教导员来啦”班长发现了武效贤,忙打立正报告说,他们正在请王克勤表演装卸机枪的动作。

“你就是王克勤”武效贤看着王克勤,又一指机枪,“你喜欢它么”

“喜……喜欢。”

“那就给你用吧,不过你得把全班的同志都教会。”

“行”

王克勤的回答简单而又干脆,听不出一点虚伪的成分。武效贤直觉得奇怪,这样一个纯朴可爱的年轻人,怎么会看不起共产党部队此人将一块厚厚的手巾蒙住双眼,都能搞清机枪的任何一个细小部位,然而又是什么东西蒙住了他的心灵,让他看不清谁是亲人,谁是敌人?

刚开始,王克勤像大多数新解放战士一样,思想问题是很多的。主要是对当俘虏不服气。他曾跟别人说,国民党有美国人帮助,地盘大,军队多,有飞机、坦克、大炮;解放军靠几条破枪,别想打败他们。但是,我军却偏偏能以劣势装备屡屡战胜人力、物力、财力都强自己许多倍的敌人,这对王克勤他们来说确实是一个天大的谜。

我军各级指挥员都认识到,要解决新解放战士的思想问题,光靠一般性地讲道理不行,必须引导他们从我军宗旨上找答案,引导他们区别解放军与国民党军的不同性质,启发其阶级觉悟,逐步认识我军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我们所进行的战争是保护人民利益的正义之战,因而会得到全国人民的拥戴与支持。总之,要让他们认识到“得人心者得天下”的道理。

当时我军普遍开展的诉苦运动,是帮助所有新入伍战士提高阶级觉悟,认清谁是敌人、谁是阶级兄弟的一条非常有效的途径。部队休整时,王克勤所在部队也及时展开了诉苦运动。诉苦大会第一天,几个新参军的农民战士控诉了被国民党反动派和地主、恶霸剥削欺压的痛苦经历:有的父母被杀害,有的妻子被强奸,有的被逼得四处逃荒……讲到伤心处,台上台下一片唏嘘声,紧接着,“要翻身、要报仇”的口号,便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

此情此景,勾起王克勤对自己悲惨身世的回忆。他低着头,双手不住地揉着衣角。散会时,他的眼睛红红的。

回到班里,王克勤饭也不吃,衣服也不脱,倒在炕上用军毯蒙住头。班长见了,给他端来了一碗面汤,他呆呆地望着班长,不说一句话。班长以为他病了,要去叫卫生员,他一把拉住班长,摇了摇头。

半夜里,班长听见王克勤老在翻身,便披上衣服悄悄地走到他的铺位旁边,轻声问道:“你心里有什么事对我讲吧”王克勤突然翻身坐起来,紧紧抓住班长的手,哽咽着说:“班长,明天让我第一个发言”

第二天,王克勤第一个走上台去,一字一泪地控诉了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给他一家带来的悲惨遭遇。

王克勤1920年出生于安徽省阜阳县王东店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家中有父母和一个弟弟,全家靠租种地主王三堂的三亩薄地度日,生活十分艰难。后来,父亲因地租太高同王三堂吵了几句,竟被其家丁打成重伤。王克勤13岁那年,父亲含恨去世。自此,他母子三人只好靠乞讨勉强度日。

1939年7月,19岁的王克勤,被保长绳捆索绑抓去卖了壮丁。在国民党军队里,他思念母亲和弟弟,曾三次逃跑又三次被抓回,每次都遭到了毒打。而在外讨饭的母亲和弟弟下落不明……吐了苦水,王克勤得到全连同志的同情,思想上得到极大的安慰。

从此,他感到和同志们都是穷苦兄弟,思想上和大伙拉近了距离。于是,他耐心地、毫无保留地把机枪技术和战斗经验教给大家,同志们都很喜欢他。

同时,王克勤经过长时间的观察体验,切实感受到解放军与国民党军队是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军队。国民党军队里当官的待遇高,有特权,随意打骂士兵,苛扣军饷,打仗时用枪逼着士兵冲锋;而解放军的官兵政治上完全平等,士兵尊敬军官,军官爱护士兵。战士有了缺点和错误,干部总是耐心说服教育。而干部有了缺点和错误,战士也可以提出批评,还可以向上级报告。连队伙食由士兵选出的经济委员会来管,并定期检查公布账目,有时还分伙食尾子。干部非常关心士兵生活,经常对战士问寒问暖,夜里还查铺给战士盖被子。平时,干部与战士总是同吃同住,一点官架子也没有。他生病时,副连长党建庭就曾亲自给他打病号饭,找卫生员。所有这些,都令王克勤十分感动。

我军融洽的军民关系也令王克勤耳目一新。部队官兵对地方群众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归还,损坏了赔偿,每到一地都把民屋打扫得干干净净,把群众水缸担得满满的。人民群众也爱护部队,解放军来了都抢着给腾房子、备铺草、送被子、烧开水、做鞋袜,部队有任务时主动当向导,还义务组织运输队、担架队送粮和抢救伤员。这种军民亲如一家的鱼水关系,与国民党军队打骂欺压群众、群众畏其如虎的情况,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对王克勤感动最深、影响最大的是陇海战役中的经历。1946年8月,陇海战役打响了,这是王克勤等许多新解放战士参加我军以来打的第一仗。进入阵地后,连长发现新解放战士都或多或少地带有一些犹豫和畏缩情绪,王克勤也是如此。连长想起了王克勤有次说的一句话:在蒋匪军里,当官的经常对士兵们宣传说:共产党的军队对俘虏起初很好,打仗时却把俘虏放在前面当炮灰。看来,国民党军队的这些谣言还真起了些作用,连长想对王克勤他们说些什么,但还是忍住了,心想最好还是让事实来说话吧。

冲锋号响了,我军党员干部们像往常一样,带头冲杀在最前面。不少解放战士却迟迟不前,王克勤也呆住了,机枪也忘了打。

这时,一些冲在最前面的党员和干部有的光荣负伤了,有的壮烈牺牲了。连长和指导员立刻又带着第二梯队毫不犹豫地扑了上去。突然,王克勤“呼”地一声抱着机枪站了起来,向躲在后面的解放战士高声喊道:“冲啊”于是大家都勇猛地冲了上去。

战斗的后一阶段,王克勤打得很勇猛,发挥了那挺机枪的最大威力,有时地形阻碍了他,他便抱起机枪站直了身子射击;敌人一逃跑,他便把机枪背带一挂,抱着机枪一面追赶一面扫射,打得敌人哇哇乱叫。

战斗结束后,营、连领导表扬了他,他却难过地哭起来了:“我对不起开始冲锋时那些伤亡的同志……”

直到这时,王克勤终于彻底明白了解放军才是劳苦大众自己的军队。尽管这支军队的装备还不好,生活也很艰苦,但大家为了打倒蒋介石,使穷苦人民翻身得解放,都能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并得到人民群众的鼎力支持。这时,他才从思想上解决了为什么人民解放军能以劣势装备战胜优势敌人的思想疙瘩,决心在人民解放军里好好干。

从此,王克勤在每次战斗中都表现得很勇敢。他一挺机枪先后歼敌232人,累计荣立战功9次,并荣获我军一等杀敌英雄等荣誉称号,逐渐成长为一名智勇双全的人民英雄战士。

首创“三大互助”  建立不朽功勋

    陇海战役结束后,蒋介石迅速调集32个旅共30万大军,企图乘我晋冀鲁豫野战军未及休整补充之际,以优势兵力合击我军于山东定陶、曹县地区。1946年8月下旬,刘邓首长审时度势,发起了著名的定陶大杨湖战役,全歼敌整三师17万人,俘敌中将师长赵锡田,粉碎了敌军合击企图,“成为扭转时局的一战”延安中共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社论语。

在这次战斗中,王克勤的一挺重机枪神出鬼没,给敌以大量杀伤,一连领导任命他为副班长。战斗结束后,他又被提升为班长。

王克勤入伍不到一年就被提升为基层干部,思想上产生了极大震动。他在国民党军队里当牛做马干了6年,从头到尾都是个大头兵。而在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中,自己作为一名俘虏,不但没有被歧视,还论功提拔如此信任,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这不仅使他进一步加深了对中国共产党的认识,也使他产生了当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的想法。

他的这一愿望,不久就实现了。1946年9月,王克勤在党旗下庄严宣誓:永远做一名献身人民解放事业的革命战士,决心为党、为军带好这个班。

王克勤任班长后,班里陆续补充了几名从解放区参军的新兵和自愿参加我军的解放战士。每次补兵,他同副班长陶武英都像迎接新媳妇一样,早早就收拾好房子,烧好开水,提前为他们领来了被子和棉袄。当班长对王克勤来说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他虽然军事技术好,有作战经验,但对如何当领导带好一个班却一点经验也没有。况且班里既有老战士,又有从解放区入伍的新战士,还有刚从国民党那边过来的解放战士,成分较复杂,技术水平又很悬殊,如何才能当好这个班长呢?

王克勤毕竟是个有着七八年丰富行伍经历的“老兵”,深谙团结协作对保障战斗胜利的重要性,他受当时解放区普遍组织成立了农业生产互助组的启发,创立了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建成班上的互助组。王克勤对班里同志说:“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现在,这句话可以改成‘在家靠父母,革命靠互助’。”他根据自己的实践和观察,创造性地在班里成立了思想、技术、生活互助组,组长由大伙儿推选,自由结合编组。

思想互助的主要办法是开展以诉苦活动为中心内容的思想政治工作。班里战士有了思想疙瘩,王克勤总是耐心说服,从不耍态度、发脾气。新战士白志学不习惯部队生活,别人出操他睡觉。王克勤主动和他谈心,找人替他写家信。他胆小、怕打仗,王克勤单独给他“开小灶”,鼓励他说:“艺高人胆大,搞好了训练,自然就不会怯阵。”

技术互助的目的是尽快提高军事素质。因为战斗频繁,新同志一参军就得打仗。王克勤说:“没有不能打仗的兵,就看排长和班长怎样带。”他提出勇敢与技术结合、战斗与训练结合的口号,带领战士从难从严进行军事训练。班里有一挺日式歪把机枪、一挺苏式转盘机枪。为了提高夜间射击能力,王克勤用白纸糊在碉堡孔上让战士们练瞄准。经他言传身教,全班战士人人都会两种机枪的拆卸、组装和使用。

生活互助一开始也称体力互助。部队天天行军打仗,甭说是新兵,就是老兵,体力有时也吃不消。王克勤常说:“咱穷兄弟在一起干革命,求解放,应该比亲兄弟还要亲。”部队过河时,他把受伤的战士一个个背过去;部队夜行军,他把自己的绑腿解下来拧成一条绳,让全班战士牵着绳子走;部队宿营后,他忙着烧水给战士们烫脚、挑泡……

王克勤创立的这一“三大互助”带兵方法,当时收到了很大效果:老骨干充分发挥了传帮带作用;解放战士既受到了教育,又发挥了技术特长;解放区入伍的新兵既能在教育中宣传解放区的新气象,又能很快从老骨干和解放战士那儿学到军事技术。总之,班里每班战士的优点和长处都能得到最大限度地发挥,而每人的不足和短处又能在其他同志的帮助下,得到迅速克服和解决。“三大互助”使王克勤班迅速增强了凝聚力,提高了战斗力,并在不久后进行的山东巨野战役中经受了考验。

在巨野战役中,王克勤所在的52团1营担任了分割国民党整编第十一师的任务,他们于1946年10月5日夜占领徐庄。后由于敌情变化,1营由进攻转为防御。10月6日,敌十一师集中兵力向徐庄展开猛烈进攻,我1营打得英勇顽强,尤其王克勤班打得十分出色。王克勤充分利用自己的军事技术和作战经验,在班里展开互助活动。他向大家说,只有挖工事时多流汗,打起仗来才能少流血。因此,他们既挖了主工事,又挖了预备工事;既挖了射击工事,又挖了掩蔽工事。敌人进行炮火轰击时,炮弹在他们附近爆炸,有同志着慌想跑,他告诉大家不要乱动,炮弹一般不会往原地落,刚落过炮弹的地方是最安全的。他还说“我的机枪一响,你们就到工事里去,敌人发觉这里有机枪要向这里打炮的”。敌人进攻被打退后,机枪立即转移阵地。敌人要打炮了,不出所料,炮弹就落在刚才机枪的射击点上。敌人要冲锋了,他说要把敌人放近了打,并说越接近敌人,危险越小,敌人怕打着自己人,火力会向纵深延伸,有利于我们用刺刀、手榴弹消灭他们。在王克勤的正确指挥下,大家团结互助,相互支援,敌人一次次的进攻均被打退。

新战士胆子也大了,要求班长把机枪交给他们打。刚才一听见枪响还直打哆嗦的新兵白志学,见王克勤指挥有方,既能大量杀伤敌人,又能有效保存自己,逐渐镇静了下来。他发挥自己身高力大的优势,专用手榴弹杀伤敌人。隔着丈多高的房子都能将手榴弹投过去,炸得敌人哇哇乱叫,他投的手榴弹最多,一人就消灭30多个敌人。敌人一发炮弹把一个老太太的房子炸塌了,老太太受了伤直哭。白志学跑过去把她背到安全地方,老太太不放心家里的一点米面,白志学又把她的米罐面罐搬过来放在老太太身边,让她看着放心。

徐庄战斗打了整整一天。敌人向徐庄发射炮弹2500多发,王克勤班一天打退敌人十余次进攻,他们始终像钉子一样坚守在阵地上。全班共毙伤敌人123名,而自己却无一伤亡。

战后,52团政治处主任蒋科在旅部召开的总结工作会议上,着重汇报了王克勤和王克勤班的事迹,旅政委李震认为这是很好的典型,应向全旅推广。旅立功委员会经旅首长批准,命名王克勤所在班为“王克勤班”,并报上级批准为该班记大功一次,王克勤也荣膺一等杀敌英雄和互助模范称号,该班新战士杜双建、白志学也都被评为杀敌英雄。不久,王克勤被提升为52团1营1连1排排长。

晋冀鲁豫野战军政治部听到6纵关于“王克勤班”的专题汇报后,刘伯承司令员、邓小平政委以及张际春副政委立即给予极大重视和支持。他们指出:王克勤班开展的团结互助活动,是适应战斗需要和部队情况应运而生的典型,是广大战士高度的政治觉悟和革命友爱精神相结合的产物,对巩固和提高部队战斗力,有着极大的意义。野战军政治部很快就发出了“学习王克勤班”的指示,所属各纵队迅即展开了学习王克勤的群众运动。野战军《战友报》社也派出记者到52团采访,接连在《战友报》和晋冀鲁豫边区人民政府机关报《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多篇文章,报道了王克勤及王克勤班的事迹。6纵文工团也编演了歌剧《王克勤班》,此歌剧获得了晋冀鲁豫边区文联的奖励。晋冀鲁豫边区画艺研究社还为王克勤画了像并大量印制散发。以“尊干爱兵,团结互助”为核心内容的“王克勤运动”在晋冀鲁豫军区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

1946年底,晋冀鲁豫野战军开展的王克勤运动得到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极大关注。当时,中央正迫切需要有王克勤这样一个典型。解放战争初期,我军的补充兵源有相当一部分来自被俘后自愿参加我军的国民党军士兵,他们在有的部队竟占总人数的30%—  50%。由于部分新解放战士不习惯我军生活和改造他们需要有一个过程等原因,新解放战士开小差逃亡的现象一度比较严重,甚至有的竟再次投敌。如何改造新解放战士使其迅速成为一名革命战士,成为摆在中央及我军各级指挥员面前的一个极其重要的问题。王克勤是俘虏兵入伍的,他当了英雄和典型,本身就是教育和改造新解放战士的一个极好教材。尤其是他首创的在我军最基层建立互助组,开展思想、技术、生活三大互助的带兵方法,是迅速提高我军战斗力、凝聚力、特别是改造俘虏兵的好办法。因此,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及时作出决定,在全军全面开展“王克勤运动”。

1946年12月11日,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专门发表了题为《普遍开展王克勤运动》的社论该社论实为新华社12月10日电讯稿,因《解放日报》作为社论刊出,故后来人们在研究这一段历史时,习惯称之为《解放日报》社论。社论精辟阐述了开展王克勤运动的意义和方法,在全国各解放区的指战员中引起很大反响,全军迅速掀起了一个开展王克勤运动的高潮,当时我军几乎所有的班、排都成立了互助小组,开展了形式多样的“三大互助”运动。在短短时间里,大批王克勤式的模范班、排和英雄人物涌现了出来,迅速提高了我军的战斗力。后来,我军在战略决战中,在战略追击中,王克勤运动都发挥了巨大作用,加速了解放战争胜利的进程。

部队轰轰烈烈开展王克勤运动,对王克勤自己也是巨大的鼓舞和鞭策。在以后的历次作战中,他表现都很突出。在1946年10月底的鄄城南任庄战斗,11月19日的上官村战斗,1947年1月初的金乡战斗、鱼台打援,1月12日殷家楼战斗,2月初打亳州,3月底参加豫北攻势,4月围困与攻打汤阴等战斗中,王克勤和他的班排都屡立战功。1947年1月,该排又荣立大功一次。

英雄牺牲 极尽哀荣

    解放战争的第一年,我军歼敌112万人,剥夺了国民党军队的战略主动权。党中央、毛主席高瞻远瞩,不待敌人重点进攻的攻势被粉碎,便决定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在敌人薄弱的南线中央突破,向敌人的战略要地大别山实施突击,把战争引向辽阔空虚的敌人大后方。中央军委决定以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首先在鲁西南强渡黄河,继而跃进大别山;以晋冀鲁豫野战军陈赓、谢富治兵团,在晋南突过黄河,挺进豫陕鄂;以华东野战军主力陈毅、粟裕大军挺进豫皖苏。三路大军以品字形鼎足协力,逐鹿中原,调动敌人回援,迫使敌人转入全面防御。

1947年6月30日,刘邓大军主力4个纵队12万余人,在张秋镇至临濮集150公里地段上一举渡过黄河,展开了鲁西南战役,拉开了战略大反攻的序幕。蒋介石慌忙调整部署,以第五十五师主力退守郓城,第六十八师及第一八一旅驻守菏泽,从豫皖苏抽调第一五三旅防守定陶,作为西路军牵制我军主力。刘邓首长决心首先歼灭郓城、定陶、曹县之敌。第6纵队的任务是单独歼灭定陶守敌一五三旅。

7月5日拂晓,我军突然包围了定陶城。纵队首长决定由18旅52团主攻定陶北门,52团确定由王克勤所在的1营1连担任突击连。

王克勤听到这一消息,十分兴奋,整天忙着同战士们讨论攻城的打法,找战士个别谈话,检查武器装备,组织老战士给新战士介绍战斗经验。这时,王克勤因在抢渡黄河时中了暑热,一天天消瘦下去,每顿饭只吃半个馍就搁下了碗,给他煮点面条汤也喝不下几口。战士问他什么地方不舒服,他只是说:“头有点痛,不打紧。”过黄河以后,战士们就发觉王克勤吃不下东西,大家争着要帮他背背包,但都被他拒绝了。他不但照样行军,到宿营地后还要照顾全排同志的生活。现在,看样子他的病更重了,可是他一刻也不躺下休息。在全排党员会议上,好几个同志都说他不爱护身体。王克勤摇摇头说:“不碍事,一点小毛病。我已经3次到营首长那儿要求担任咱连的突击排。”他提出别的问题来研究,避免再谈到自己的病。

7月8日,王克勤兴冲冲地从营部跑回来,一进门就连声嚷道:“同志们,好消息,“营首长答应把突击任务交给咱们排了”同志们有的拍手,有的跳起来。随后,各班都忙着扎云梯,练投弹,摆队形,积极做着各种攻城的准备。

7月10日,攻城战斗就要打响了,王克勤已经四五天没有好好吃一顿饭了,嘴唇都干裂了,只有那一双眼睛还很精神。全排的同志都劝他留在后面,并说:“放心吧,我们保证不叫咱们排丢脸”王克勤笑着说:“这是我们大反攻的第一仗,我不能不去,我的经验毕竟多一些。这点小病,一听到枪声就会好的。”连、营首长都没把他说服,大伙更说不过他,不让他去是不行的。下午6点多钟,部队出发了,每人手上提着满满一篮手榴弹,顺着交通沟运动到定陶城北门外50米的地方,在预先挖好的堑壕里隐伏起来。

王克勤仔细观察着前面的地形。城墙有两丈多高,城墙外面有护城壕和鹿砦。他帮战士们选择了冲锋道路,又跑到各班检查了一遍,直到看不出一点问题,这才放了心。

下午7时整,军大炮开火了,王克勤连忙让大家张开嘴来,这是他早就教过战士们的,听到打炮张开嘴巴,心里才不闷得慌。炮弹呼啸着从他们头上飞过去,城墙顿时被烟尘和火光吞没了。晚8时零5分,一颗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攻城正式开始了。王克勤高喊一声:“冲”他随即一跃冲出堑壕,战士们紧紧跟在他的后面。城墙上还有一些残存的火力点在喷射着火舌,子弹在他们身边嗖嗖地叫着。

王克勤第一个冲过鹿砦,跳过护城壕,到了刚被炮火掀开的一城墙缺口下面,他喊了一声:“架云梯”三班副班长陈群和两个战士把云梯架了起来,王克勤率先踏上梯子,这时一发枪榴弹落在梯子的左边,他在梯子上已经来不及采取任何躲避措施,爆炸声起,他倒下去了。三班长张老四命该班一组组长李树仲赶快登城,自己回身去救王克勤,用手一摸他的左肋下,感到热血正一股股地往外涌。王克勤喘着粗气说:“不用管我,冲上去”张老四不听,要把王克勤背下去抢救,可王克勤双手拼尽力气抓住梯脚,就是不让背,并再次用更为严厉的语气命令:“赶快登……城”张老四明白排长的脾性,在此千钧一发时刻,他是不会因自己一人的安危而影响整个战斗进程的。张老四只得强忍悲痛,回转身高声喊着:“为排长报仇,冲啊”率领战士们一股旋风似地登上了城,并打退了城墙上敌人的反扑。这时,王克勤从腰中艰难地抽出信号枪,朝天扣动了扳机,两发白色信号弹腾空而起,在城头上空闪耀着刺眼的光芒。后面的大部队看到登城成功,千军万马好似决了堤的洪水一般掩杀过来……

当部队越过城头向纵深发展时,王克勤昏迷了过去,被后面的同志抬到了不远处的急救所。当时6纵随军记者胡征正在52团进行火线采访,听说王克勤负伤了,连忙奔了过去。

这是个阴雨沉沉的夜晚。胡征扶着担架,跌跌撞撞地把王克勤抬进急救所的一个瓜棚。“A”字形的瓜棚顶端,挂着一盏小马灯。瓜棚内外躺满了伤员,医生、护士都在紧张有序地忙碌着。经检查,王克勤是动脉负伤,胡征这时才发现自己的衣袖上沾满了王克勤温热的鲜血。胡征问医生:“王克勤的伤势怎么样”

医生看了胡征一眼,没有说话。胡征的心突然往下沉……这时候,王克勤的神志忽然清醒过来,微微睁开了眼。

胡征急忙俯身说:“王克勤同志,认识我么”

王克勤微微点头,接着,变了色的嘴唇轻轻颤抖了几下,想说什么。因枪炮声近在咫尺,吞噬了一切音响,胡征只得把耳朵贴近他的口边,艰难地捕捉那断断续续的零散字音,连接成两句完整的话:

“请你告诉党中央,毛主席,我对不起党,没有完成党的任务。请再转告全排同志,要团结,要互助,好好打老蒋,为民立新功……”

胡征感到英雄的手在逐渐降温,直至冰凉……

经过一夜的激战,我军全歼定陶守敌4300余人,指战员们还未来得及庆祝胜利,就传来了王克勤英勇捐躯的不幸消息,立刻将大伙刚才愉悦的心情冲刷得一干二净,全纵上下为失去这样一位响彻全军的战斗英雄和爱兵模范而陷入无限悲痛和惋惜之中,特别是王克勤排的 战士们,个个痛哭失声,泪流满面。

一打扫完战场,18旅马上就成立了王克勤烈士追悼大会筹委会。追悼大会于7月18日在定陶北门隆重举行,全旅官兵全部参加了追悼大会,旅政委李震主持大会,6纵副政委鲍先志赶来致悼词。旅副政委刘昌宣读了旅党委《进一步开展王克勤运动的决定》,全旅官兵一致决心将学习王克勤运动进行到底。

王克勤英勇牺牲的不幸消息很快上报到晋冀鲁豫野战军司令部,刘、邓等首长感到十分悲痛,刘伯承司令员捶着桌子说:“蒋介石一个旅也换不来我一个王克勤”司令员的意思十分明了,定陶之战虽然消灭敌人一个旅,但却倒下我一个全军的“旗手”,可惜啊司令员拿来纸、笔,亲自撰写了一份唁电,以他和邓小平政委的名义,拍发到了6纵司令部:

我们以极悲痛的心情悼唁本军著名英雄王克勤同志,悼唁我们一切为人民事业而牺牲的烈士们。王克勤同志一年来建立了很多的战功,树立起战斗与训练、技术与勇敢结合的为我全军所学习的新的进步的范例。我们对于他这种为人民立功不顾一切奋勇杀敌的牺牲精神和高尚品质,表示无限崇敬。为了永远纪念王克勤同志,决定王克勤所在的排永远保持王克勤排的光荣称号。号召全军学习王克勤同志,并为继续开展王克勤运动而奋斗,一直到全部歼灭进犯军。

王克勤同志永垂不朽

在我军的军史上,野战军的军、政两名最高首长为一名基层排长的牺牲而亲笔撰写唁电,并连用了“极悲痛、无限崇敬、永垂不朽”等词语,可以说是少见的。从中我们不难看出,王克勤生前在全军的影响以及当时开展王克勤运动的作用和意义是多么巨大。

王克勤的牺牲在晋冀鲁豫边区人民中也引起巨大反响。边区人民政府主席杨秀峰代表边区几千万人民,致电刘邓首长,痛悼英雄王克勤。

消息传到党中央和中央军委所在地延安,延安军民也相继组织了一系列悼念王克勤烈士的活动,《解放日报》还专门刊登了李直作词、铁民作曲的悼念歌曲《展开王克勤运动》,歌曲在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广大解放区军民中得到广泛传唱。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我军的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但以尊干爱兵、团结互助为核心内容的王克勤运动非但没有过时,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愈以焕发出蓬勃的生命力。半个多世纪以来,王克勤运动作为我军的一个建军特色一直坚持了下来,战斗互助小组被写进我军的战斗条例,思想、技术、生活三大互助活动在各部队长期持久地开展着。王克勤生前所在部队,尤其是王克勤生前所在连,几十年来更是坚持学习王克勤不动摇。从王克勤牺牲第二天起,直到现在,该连每次集合点名,总是第一个喊响“王克勤”的名字,然后全连齐声答“到”,表示王克勤永远活在他们的行列中。1990年12月,中央军委授予这个连“尊干爱兵模范连”荣誉称号。

1991年11月2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亲临王克勤生前所在连考察,并挥笔题词:“尊干爱兵,团结奋进”。2002年3月2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位置刊登了新华社向全国播发的江总书记这一题词,该报同日一版显要位置还刊登了名为《战友战友亲如兄弟》的长篇通讯,详细介绍了王克勤生前所在部队官兵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学习王克勤的事迹。于是,全军上下再一次掀起了开展王克勤运动的新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