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讨会
研讨会
>
首页
当前位置:

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发挥宗教界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编辑日期:2011/7/14 16:30:58 来源:民宗委 作者: 阅读:1324次

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

发挥宗教界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

马文福 

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立足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总结我国发展实践,借鉴国外发展经验,适应新的发展要求,提出了科学发展观。科学发展观,是对党的三代中央领导集体关于发展理论的继承和发展,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的重要指导方针,是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和贯彻的重大战略思想。对于宗教工作来说,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就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保持和促进宗教和谐,发挥宗教在促进社会和谐方面的积极作用,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强调,“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这对宗教工作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

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是实现科学发展、协调发展、稳定发展的题内应有之义。这是因为,全国信仰各种宗教的群众有一亿多人,虽然占全国人口的比例不高,但绝对数字很大。信教群众也是我们我们的基本群众,也是构建和谐社会,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力量。没有信教群众的积极参与,就不能做到又好又快发展;没有信教群众的小康,就不是全面的小康;同样,政教关系的和谐、各宗教和谐相处,信仰不同宗教群众的和谐相处,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的和谐相处,宗教与社会方方面面的和谐共融是构建和谐社会的重要方面,也是稳定发展的重要条件。没有政教关系的和谐,就不会有稳定的社会和谐和稳定的发展。科学发展、协调发展、稳定发展的成果要由各党派、各阶层,各民族,包括信教群众和不信教群众在内的全国人民共同享有,也需要全国人民共同参与创建。可见,发挥宗教界人士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是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稳定发展的必然要求。

应该说,改革开放以来,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宗教界已经和正在发挥着一定的积极作用。宗教文化的交流对于促进中外友好交往(如世界佛教论坛、两岸三地佛乐赴美演出)、对于增进两岸政治互信,促进祖国和平统一(如佛指舍利台湾巡展)都发挥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从社会公益服务来看,宗教的慈善公益服务事业已经成为国家救灾减灾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补充,显得越来越重要。以保定佛教界为例,保定市佛协,几年来为地震、海啸、南方冰冻灾害、扶助社会弱势群体,支持新农村建设等捐款430多万元。省佛协慈善功德会在保定建立的“弘德家园”,收养了60多名孤儿和特困家庭的孩子,使他们得以温饱和享受基础教育,受到社会的广泛赞誉。在5.12四川发生强烈地震后,各宗教都尽其所能发动信徒捐献善款,佛教、基督教、天主教或派人专程赴灾区慰问,或派志愿者前往服务,送去了保定人民的大爱。宗教界代表参政议政,反映民意要求对于推动各项社会事业的发展和社会的稳定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就总体而言,宗教的作用的发挥还有着很大的潜力。需要进一步在“充分”上下功夫。

要加大引导力度,充分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构建和谐社会中的积极作用。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科学发展与社会和谐是内在统一的。没有科学发展就没有社会和谐,没有社会和谐也难于实现科学发展。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贯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过程的长期历史任务,是在发展的基础上正确处理各种社会矛盾的历史过程和社会结果。胡锦涛同志指出“促进政党关系、民族关系、宗教关系、阶层关系、海内外侨胞关系的和谐,对于增进团结、凝聚力量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这就是说,宗教关系在和谐社会建设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宗教具有多种社会功能,比如心理调适功能,服务社会功能,道德建设功能,文化的传承保护功能等等。从宗教的道德建设功能来看,宗教的教规教义中有很多强调社会和睦的内容。比如,佛教在僧团里讲“六和敬”,主张内心的平和与安定,在与他人的关系上强调“无缘大慈,同体大悲”;道教认为,“道”生成容纳万物,自然平和无私,无为柔弱而不争,“贵生,贵和”,强调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和谐。基督教圣经中也强调“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这样一种“和”的教化与我们和谐社会建设应该说有着异曲同工的作用。李瑞环同志曾经多次指出,“我国各大宗教教义中的许多内容,例如在伦理道德方面的一些要求,与现时代社会发展的趋势,与我们提倡的精神文明是一致的。宗教界对这些有益于社会、有益于人群的内容,要加以挖掘,加以整理,加以强调。”宗教教义、宗教道德、宗教戒律中大量存在的劝人向善、远离邪恶,清心寡欲、互助互济,乐善好施等内容,与社会主义文化和社会主义道德所提倡的爱国守法、诚实守信、助人为乐等内容并行不悖。问题的关键是我们要做好“积极引导”的工作。调动其积极因素,而抑制其消极因素。要引导他们发扬优良传统,传有利于社会发展的“道”,念有助于社会和谐、宗教和睦的经。要鼓励广大信教群众追求良好的道德目标,教育帮助宗教界树立与时俱进的观念,开阔视野、丰富知识,积极参与社会生活。支持他们增进信教群众对党和政府的理解;支持他们反对和抵制利用宗教进行危害社会主义祖国和人民利益的非法活动;挖掘、整理各宗教教义在伦理道德方面所倡导的弃恶扬善、服务社会、造福人群的内容,使之在精神文明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毋庸讳言,宗教具有两重性。宗教既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部分,又有不相适应的部分。要注意有效抑制宗教道德中的消极因素,特别要努力克服神性至上、宿命论和强调信与不信对立的观念。对于引人关注的宗教渗透问题、宗教场所建设和宗教活动的违规问题等等,要加大《宗教事务条例》的宣传贯彻力度,切实加强管理,使之适应社会发展进步的时代要求。

引导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参与和兴办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是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发挥在促进社会和谐和经济社会发展中积极作用的一个重要而有效的现实途径。我国各宗教一向具有爱国爱教、慈悲济世、服务社会、造福人群的优良传统。宗教界参与社会公益事业有深刻的信仰基础,有悠久的慈善传统,有较高的道德感召力和社会公信度。宗教界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就是开办公益事业,开展扶贫助残活动。要引导、鼓励、支持宗教界积极参与社会救助、社会公益事业等慈善事业,在扶贫、济困、救灾、养老、义诊等方面发挥有益作用,推动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当前,我国社会公益事业的缺口很大,而宗教界开展公益事业的潜力也很大,引导和支持宗教界参与和兴办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前景广阔。

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原则,克服左的思想影响。实践科学发展观,当然要以经济发展为中心。同时也要看到,科学发展不仅仅是经济协调发展,加快发展,而且包括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发展;社会发展不仅包括物质生活的提高,还包括人的文化水平的提高、精神生活的丰富和人的全面发展。人的精神生活本身就有多元性和层次性,这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社会主导意识形态并不矛盾。宗教界举办的慈善公益事业,只要是社会有需要,有利于社会公益事业的发展,能够为政府部门主渠道作用拾遗补缺就应该明确支持;只要人民群众欢迎,只要是扶助弱势群体的善举,能够对稳定社会起到积极作用就应该鼓励;只要不与现行政策相违背,不违反法律法规,就应该允许。不能明知是好事、是善事而因为涉及宗教而不表态,“冷处理”,甚至亮红灯。要从制度机制入手,解决宗教界服务社会公益事业的机制、体制障碍。宗教管理部门要转变管理理念和管理方式,立足服务,为宗教界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条件。要不断深化对宗教慈善事业特点、规律、运行现状的研究,建立相应的管理模式和服务机构,拓宽服务领域和服务方式,建立有效的激励、规范、管理和监督机制,进一步激发宗教界兴办公益慈善事业的积极性。比如“弘德家园”问题,宗教界救助失学儿童既符合宗教传统,又是优势所在,现实又非常需要,与十七大发挥宗教界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积极作用的精神并不违背。只是因为上级没有关于宗教团体兴办孤儿院的明文规定,没有相应的法规支撑,有关部门就不敢表态支持,管理、监督也不能到位,势必影响到宗教界积极性的发挥。保定市委书记宋太平了解到弘德家园后很快做出批示,要求有关部门给以关注。相比之下,我们职能部门就缺乏实事求是的勇气。在有些地方,总担心宗教界出面扶贫会造成负面影响,所以总是认为活动越少越好,规模越小越好。只要冠以宗教的名义,就紧张、敏感,必欲加以限制而后已。最好把钱交出来由政府出面,连宗教的名号也不能露。这怎么能充分发挥宗教的作用呢?

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积极性,最重要、最普遍的当然要着眼于数以亿计的信教群众的岗位奉献。要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就必须坚持以人为本,进一步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最大限度的把广大信教群众团结起来,把他们的智慧和力量凝聚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共同目标上来。要深入细致地做好信教群众工作,密切与他们的联系,维护他们的合法权益。各行各业都有宗教信仰者的参与奉献。随着社会的发展和对外交流的进一步深化,随着信教人口的进一步增加和信教人口结构的变化,特别是中高学历人员的增加等,宗教信仰者在社会生活中的积极作用将会越来越明显。

全面贯彻党对宗教工作的基本方针是发挥宗教积极作用的前提条件。要通过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最大限度的把宗教界人士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最大限度的调动他们参加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积极性。这也是我们做好宗教工作的着眼点和落脚点。共产党是代表全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执政党。在不违背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同时,也必须兼顾信教群众的特殊利益和特殊要求。信教与不信教群众在政治和经济利益上的一致性是主要的。而在信仰上的差异性是次要的。信教群众既是人民群众的一部分,又是特殊的利益群体;在宗教工作中也应该体现“以人为本”的核心。宗教长期存在,我们有上亿信教群众,他们的信仰需求也应该成为执政党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既尊重群众信仰宗教的自由,又尊重群众不信仰宗教的自由,是党的一项长期的基本政策。保护和尊重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是党维护人民利益、尊重和保护人权的重要体现,是巩固党的群众基础的必然要求,也是把广大信教群众凝聚到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建设这个共同目标上来的必然要求。信教群众是党的重要执政基础。对照十七大精神,联系胡锦涛同志多次强调的要处理好民族关系和宗教关系在内的政治领域五个方面关系,宗教也属于统筹兼顾的重要方面,也要坚持以人为本的理念。在坚持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前提下,也应该把信教群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作为衡量我们工作的一个重要标准。如果把信教群众看作落后的一帮,甚或反动的一帮,把他们看成异己力量,就不能真正发挥其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