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综述
工作综述
>
首页
当前位置:

准确把握协商民主与我国基本政治制度关系的实质

编辑日期:2013/8/22 15:02:49 来源: 作者: 刘永瑞 阅读:1134次

准确把握协商民主与我国基本政治制度关系的实质

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 刘永瑞

  民主作为国家形态,既是国家本质(国体)的反映,还是政治体制(政体)的体现。因此,要思考人民政协协商民主的理论问题,提出推进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发展的建议,就必须同时思考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

  一、准确把握人民政协协商民主与我国基本政治制度的历史联系

  民主政治就其产生而言,是资产阶级思想家、政治家利用革命行为,推翻封建专制政治而创造出来的一大政治文明成果。西方民主政治最集中地表现在:社会公共权力(国家权力)在不同政党间进行分配、占有、使用时,由社会成员(或其代表),根据宪法规定,按程序独立进行选择和表决的一种政治行为及其结果。西方民主政治是历史阶段性产物,它的主要途径是通过制定宪法,明确国家性质和政权组织形式,以所谓民主选举或民主表决方式,来明确国家权力来源问题。

  社会主义是高于资本主义的社会形态,发展人民民主、实现民主政治是中国共产党的一面旗帜。但中国的社会主义是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社会主义,同时由于诞生于近代社会的各政党在解决三座大山压迫、解放四万万人民翻身的历史课题上作为不同,各政党同广大劳动人民的密切联系程度不同,在革命胜利后就形成了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政党关系。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与人民有着广泛的天然的密切联系,代表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在共和国诞生后成为执政党,与中共同呼吸、共患难的八个政党,成为共和国的参政党,政党间不去进行政治分权式的谈判,而是进行民主决策式的协商。于是,新中国的民主政治就有了不同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制度设定、体制机制与形式表达,我国的国家性质、政治体制、民主模式就必然地不同于欧美各国。1949年建立新中国时,我们的国号是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后来了为了避免人民民主一词的同义重复,才略去民主二字。也就是说,在我国的国号中,就有民主共和四字,其中包含着协商民主的含义。

  二、明确人民政协协商民主的宪法定位

  我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又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因此,人民政协作为这种基本政治制度的实现形式,其协商民主,不仅具有政党政治的内涵,而且具有政权政治的内涵,与选举民主一起,共同构成了我国作为人民民主国家的两种重要民主模式,渗透到政治生活中的各个方面,经常运用到各种需要体现民主精神的政治组织之中。如我们经常说到的民主还有:党内民主、党际民主、民族自治民主、群众自治民主。实际上,党内民主、党际民主、民族自治民主、群众自治民主,包括人大组织中的民主、政协组织中的民主,都是从发扬民主的主体维度所进行的划分,其中都会包含着选举民主、协商民主的形式和方法。

  而且,协商民主与选举民主在我国政治体制中内在统一、相辅相成。选举民主集中体现在人代会,实现的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协商民主集中体现在人民政协,实现的是我国的基本政治制度。换句话说,就是: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同这种国体相适应的政权组织形式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同这种国体相适应的政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

  协商民主已经写进党的十八大报告,成为全党共识,党政重视、社会关注,但它不是政治运动,也不是一般的政治作风,而是一种制度。

  三、充分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的重要渠道作用

  协商民主经过多年的探索,渠道不断拓展,主要体现在四个渠道上:一是统战部邀请党外人士,进行民主协商;二是人民政协由党外人士参加,共同开展协商议政;三是人大常委会和人民代表大会中有党外人士构成;四是政府及其部门有党外人士担任领导职务,一起合作共事。在这样四条渠道中,都会有政治协商。但不能将协商民主泛化,有些渠道有协商民主,但主要不是协商民主。实际上,对我国协商民主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推动,应当说人民政协功不可没,率先是由全国政协发起的,我感到,应将人民政协理解为协商民主的主要渠道,这是人民政协对自身的一个理论自觉、制度自觉和道路自觉。

  发挥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的主要渠道作用,一方面,要把民主协商做充分,履行好政协的职能。民主协商是一种政治协商,重大的政治问题或国是问题,是政治协商的主要内容。目前重要的政治问题,如党的政治报告、重要人事安排,主要是党委利用党的统战部,邀请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进行协商,人民政协在这方面的作用发挥需要在党的领导下,进一步凸显。同时,要发挥人民政协作为统一战线组织的社会优势,顺应我国社会结构发生的重大变化,积极开展社会各界人士的民主协商,为社会各阶层实现政治对话提供平台,全面反映社会各阶层的政治诉求。

  另一方面,要把增进共识做充分,发挥好人民政协的民主协商功能。人民政协是中国人民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组织,其工作原则是求同存异。人民政协协商民主的价值在于用公共理性引导多元、分歧、差异带来的冲突,通过对话、沟通和交流,使大多数参与者都或多或少修正自己当初的观点,包容尊重少数人的意见建议,逐步形成共识,向趋同性方向发展,从而找到各种愿望和需求的最大公约数。这就意味协商应有一个具有权威性的结果,对党和政府决策具有重要参考价值,并能在决策形成的基础上,达成政治共识。使广大人民群众能够在党的领导下实现与中国共产党的同心同德、同心同向、同心同行。

  四、努力构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机制及多层次、全方位格局

  我国协商民主不断发展,在高层次上形成了四个重要机制:一是党委、政府与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直接进行协商,可称为直接协商;二是党委、政府、人代会委托人民政协去组织协商,可称为委托协商;三是人民政协党组作为党委的派出机构,根据党委政府的意图,选择题目开展调研、进行协商,可称为自组织协商;四是人民政协组织发动政协委员、政协参加单位,通过提出提案、调研报告、社情民意信息、视察考察报告,给党和政府提出意见建议,可称为政协的书面协商。尽管如此,目前协商民主的机制还不够完善。如党委、政府经常邀请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协商,但主要是为了开展专家、学者式的咨询,政治协商的特点不太鲜明;借助统战部,进行的政治协商,属于沟通式、通报式的内容和形式比较多。人民政协协商民主集中体现在建言献策上,即提意见建议,交给党和政府。为此,人民政协应努力进一步构建多层次、全方位协商格局。

  一是对党委来讲,增强协商民主的主导性。充分认识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形式,在本质上也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要通过示范引领民主协商,将人民政协的民主协商纳入到与党委决策相关的全体会议、常委会议及党委工作机构的相关决策过程之中,切实将政治协商纳入决策程序,成为党委的重要议事规则,成为党委工作机构的办事规则。

  二是对政府来讲,增强民主协商的主动性。主动上门开展合作协商。人民政协为人民,人民政府为人民,二者都是党领导下的不同政治机构,一个职能重在执行,一个职能重在协商。所以,人民政协可以就重要问题到政府协商,但政府领导人也要主动到政协进行协商。政府在主动提出协商议题后,给予政协充分时间,发动和组织政协委员、政协参加单位进行充分准备,了解情况,提出意见建议,并将政协协商纳入到政府常务会议及其与决策相关的会议和工作之中,邀请政协领导及相关界别人士参与决策的形成过程。

  三是对政协来讲,要增强民主协商的主体性。必须认识到人民政协三大职能与协商民主的内在联系,将建立健全人民政协的协商格局寓于人民政协履行职能的各个方面、各个环节,推进协商民主广泛性、多层次和制度化发展。一是要有广泛意义上的协商,这包括人员参与上的广泛、所议内容上的广泛,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包容这些广泛的协商形式,如各级政协组织召开的政协全体会议,由不同界别共同参加的联组协商会等。二是要有分层意义上的协商,这包括人员参与上的分层、所议内容上的分层,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反映这些分层的协商形式,如政协全体会议、常委会议、主席会议、秘书长会议这样的分层协商,还有界别协商、专题协商这样的分层协商,甚至还有不同层级的政协组织召开的协商会议、组织的协商活动。

  五、在对外交往中彰显我国协商民主的民族特色、时代特色、理论特色、实践特色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而且已经发展成为在国际社会中负责任的有影响力的大国。在国际关系中,虽然中国决不去搞三权分立,也不会实行西方的政治模式,但是我们需要吸收世界上的积极政治文明成果,通过民主协商形式与其他国家进行协商和对接,以更好地抵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外交的挑战。

  我国政协应在推进与国际社会的交流中,发挥积极作用,宣传好中国的协商民主,宣传好中国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人民政协协商民主的性质是由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性质所决定,一方面表现为中国特色,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历史经验的反映。另一方面又表现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是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中国化的重要成果。人民政协协商民主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民主理论与中国革命和建设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还将随着实践的发展而不断发展,具有强劲的生命力。因此,在理论上进行宣传,人民政协具有重要优势。为了推进国际交流,还应有一个制度安排。现在,中国人大可以到外国议会,并与之进行交流合作。政协既不像外国的参议院,也不像外国的众议院。但全国政协还是开展了与世界各国议会组织的交往,在政党外交中也发挥了积极作用,在公共外交中影响也不小。这是全国政协的情况,地方政协组织怎么办,还有许多问题需要研究和解决。

  六、强化政协自身建设及政协的界别设置与界别协商

  现在,人民政协的界别,基本上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划定的。随着中国的国际环境变化,国内的社会结构变化,现有这种界别设置,不能完全反映中国社会各阶层的变化。因此,要加强人民政协的组织建设,使参加政协组织的人员构成及其比例充分反映中国社会的阶层构成及其人数比例的变化,充分体现人民政协作为协商民主形式的社会包容性和政治代表性。

  同时,在界别协商上,中共作为一个界别,常常在政协例会上,举行独立的界别讨论会。而中国的协商民主,主要体现的是中国共产党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及各族各界代表的协商,因此,要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与其他界别的联组讨论。同时,在政协其他界别中的中共党员也要强化党员意识,不仅以所属界别的身份去讨论,而且要以中共党员的身份,参与政协例会上的平等交流、政治协商,发挥作为中共党员的表率作用、引导作用、团结作用,努力成为发扬民主的模范、增进团结的模范、合作共事的模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