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河北省政协门户网站  

“屋场会又回来了” ——湖北省秭归县政协探索开展“村落夜话”协商为民纪实

编辑日期:2019/7/15 16:56:40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 点击量:

6月25日,夜幕临近,大山深处的湖北省秭归县杨林桥村,一个农家小院内渐渐聚起众多村民,打破了乡村平日的安静。一天劳作,吃罢晚饭,老人们早早坐在靠前的板凳上,孩子们在院场里追来逐去,男人们站在外层聊天,媳妇们洗漱完毕带着发香姗姗来迟,夏夜的味道弥漫在院落上空。

一场“大戏”即将在此上演。这场戏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委员e家·村落夜话”,主角当然少不了村民自己。

■你问我答中找到发展“金钥匙”

天色垂暮,弦月高挂。院场内一盏大灯开启,照得“戏台”中央亮堂堂。

“各位父老乡亲,今晚‘委员e家·村落夜话’的主题是对我们杨林桥村茶叶专业合作社规范组建事宜进行协商。我们先请村党支部书记王发刚给大家通报一下3月19日村落夜话中村民反映的意见落实情况。”秭归县政协主席尤庆虎以主持人身份,拉开了这场夜话的序幕。

“上次夜话协商中,村民提出了改善村里生活卫生环境的问题,结合大家提出的各种办法,目前我们准备采取这样5个措施……”王发刚接过话筒首先答复了上次村民的意见,“同时上次村落夜话大家一致同意成立茶叶专业合作社,这几个月我们村两委在县政协及县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拿出了一个合作社章程初稿,下面我给乡亲们汇报一下。”

王发刚话音刚落,村民秦士举显然有些“着急”——“我来说几句!合作社除了我们村民还有哪些人入股?盈余怎么分?每股多少钱?我最关心这几个事。”

“我来说个事。”村民王众示意说,“目前定的是每个人限购五股,以后合作社发展了,我们能不能增加股份?”

县政协委员、驻杨林桥村第一书记龚瑞麟把问题接过来一一作答。

此轮作罢,新一轮问答又开始——

“刚才合作社副理事长王太福说的公积金和公益金,我没听明白。”

“我们的老茶园改造有没有支持?”

“我们到底该卖鲜叶还是卖茶叶?”

“种茶遇到技术问题找谁?万一哪天公司不干了,我们怎么办?”

问得尖锐,答得也不含糊。“老茶园改造的项目我们正在研究,一个月后,我们会跟大家汇报……”“万一公司走了,我们也会联系新的公司进来,把这个事一包到底……”

屋场外,政协委员、党政干部和村民们近150人围坐在农家院以聊家常的形式你问我答。互动中,村民的一个个疑问也变成了完善合作社初步方案的“金钥匙”。

■一场“夜话”下来知了底

说起这个茶叶合作社的来由,还得从2018年7月12日晚上的一场“夜话”说起。

杨林桥村是秭归县政协机关联系扶贫点。尤庆虎到村里来过几次后,发现村民对精准扶贫工作不理解,对扶贫队工作也不是很支持,大家“等靠要、攀比”思想还很严重。

在一次调研中,一位老村民率直朴实的话敲开尤庆虎心扉:“干部台上说政策,群众台下扯散白(聊天),心里都急着手里的活儿,这样的会议怎能开到大家心里去?”

尤庆虎一琢磨,是这个理儿。

2018年7月,县政协组织的首场“村落夜话”在杨林桥村召开。大家洗净农忙的汗渍,摇着蒲扇去瞧稀奇。

杨林桥村与周边其他几个村相比,最大的瓶颈就是主导产业发展不明确,各搞各家的传统农业经济。县政协驻村调研后,认为村里有种茶传统,发展茶叶经济是没有问题的,一亩地至少四五千元收入,比种苞谷强得多。

这个想法在首次夜话上一抛出,村民们兴奋起来:“只要把品种改造好,把生产线建好,把大师傅请来,第一道摘了,第二道来了,每天都有钱进口袋。”“我们这儿出茶叶,要是能做出品牌,准行!”……

一场“夜话”下来,尤庆虎对村民们的想法知了底。

去年7月下旬,在县政府和县政协的帮助下,由县工商联界政协委员郑军成立的秭归宜红茶业公司在村里落了户。公司在该村通过土地流转方式,建设100亩高标准茶叶示范园,11月底茶苗完成移栽,同时还计划投资200多万元,建设一个茶叶加工厂,引进先进的生产线。

村民们一看这是来真的,心里吃了定心丸,都同意成立茶叶合作社,跟着公司一起干!

79岁的杨志焕在田间挥舞着锄头,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到时候这里全种上茶叶,青山绿水,想想都美!”

美的何止是环境,还有村民的口袋!秭归宜红茶业公司已在全县4个贫困村流转土地500亩,建立标准化生产线,零散种植的深山茶叶通过品牌化经营飞出峡江,年均带动贫困百姓务工增收、茶叶增收将达1200万元。

■书记也来听“夜话”

秭归县委书记卢辉也坐在村民中间听“夜话”。他感慨道:“几十年前的屋场会又回来了。”他要求全县各乡镇村学习推广这种工作形式,不仅要作为脱贫攻坚的有效实践,也为提升全县“幸福村落”创建成效,探索出一条将协商下沉至村落的农村社会治理路径。

县政协发起的这一扶贫攻坚新模式,很快在其他镇村传播开来。目前,全县已开展“村落夜话”活动900多场次,收集问题2200多条,当场化解500多条。“村落夜话”虽是议事,但老百姓有啥心里话都可以讲,有啥意见也能提。

在杨林桥镇政府,一本本问题台账摆在党委书记的办公桌上。去年7月,在响水洞村14场“村落夜话”中收集群众反映问题59条,涉及产业发展、道路改造、旅游发展等9个类别。每条问题后都备注了解决期限及责任人。

秭归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副局长王恩锐去年来到响水洞村担任第一书记。他体会最深的是,“村落夜话”潜移默化转变了村民思想。晚上休闲时间与老百姓当面锣、对面鼓,不仅很好宣传解释了扶贫政策,更重要的是化解了脱贫工作中群众道听途说产生的怨气,激发了群众脱贫致富、建设乡村的信心和干劲。今年年初,湖北省对秭归县摘帽出列验收进行第三方评估时,非贫困户和贫困户满意度高达98%。

谈到“委员e家·村落夜话”,尤庆虎说主要是突出政协特色,发挥委员在扶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中的作用。去年,县政协开展“脱贫攻坚大决战、政协委员展风采”的主题实践活动,委员们沉到贫困村开展“六送”活动,全县非公经济界委员为贫困村捐献发展资金达300万元。在去年年底召开的县政协十届五次会议上,20多件委员提案和6篇发言材料来自于“村落夜话”群众反映的问题。

宜昌市政协主席宋文豹也来到了“夜话”现场,他说:“秭归县创新开展的‘村落夜话’以协商于民、协商为民为理念,将基层协商平台搭建到村落一个小单元,在村落院坝解决问题、达成共识,有效提升了基层协商民主与乡村治理水平,推动了政协协商向最基层延伸。”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栏目由负责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