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黑土地搬个家

编辑日期:2014/5/26 9:25:55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 点击量:

 32岁的唐超是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孤店子镇大荒地村的村民,随着农村城镇化步伐的加快,自去年起不仅住上了楼房,还找到了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们并没有失去赖以生存的黑土地,黑土层被覆在了新增耕地的表面,土地为此更加肥沃。”23日,记者跟随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加强黑土地保护”专题调研组赴吉林调研时,唐超告诉记者。

在加快经济建设的进程中,为了保护弥足珍贵的黑土地,吉林省摸索出了一套办法——表土剥离,让耕地再生。

东北黑土地是世界三大黑土带之一,吉林省正处在黑土带的中部核心地带。据有关专家的研究,黑土地十分稀缺,在我国东北地区形成1厘米的黑土层需要300年左右的时间。

“黑土地可是我们的命根子啊!”吉林市东福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延东说。也正是有了这片肥沃的黑土,东福米业生产的大米全国闻名。

2010年,大荒地村创建了“村企合一”的城镇化建设新模式,将打造现代化的温泉小镇。但“以米为生”的刘延东想得很明白,“这么好的地一旦盖上房子,黑土层就永远失去了。”

为了实现黑土地的持续利用,大荒地村将建设占用的耕地耕作层全部进行了土壤剥离,用于涝洼塘改造和农村土地综合整治中的耕地复垦。“我们其实就是给黑土地搬了个家。”刘延东进一步解释说。

目前该村实施土壤剥离150公顷,剥离表土75万立方米,剥离深度达50厘米,所剥表土用于建设绿色蔬菜生产基地20公顷、有机米生产基地500公顷、智能日光温室10公顷。

尽管表土剥离“价格不菲”,但刘延东觉得很值:“依靠肥沃的黑土地,我们的大米也卖上了好价钱。”

表土剥离,不仅让农民得到占地补偿,同时还获得了没有被污染的优质土地,企业也赢得了效益,并得到村民的支持,一举多得。如今,在大荒地村,流行最广的一句话就是:“城镇化建设再着急,也不能表土不剥离。”

调研组组长、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吉林省政协原主席王国发对此做法高度评价:“表土剥离,不仅让黑土搬了家,也让农民搬了家,实现了良田重塑、耕地增加、村民集中居住的喜人局面,确保了耕地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国土资源部土地整治中心副主任郧文聚告诉记者,建设占用耕地表土剥离是《土地管理法》、《基本农田保护条例》的规定,是依法行政的重要内容。国土资源部办公厅早几年就下发有关通知,号召各地学习借鉴吉林省的做法,积极推行占用耕地耕作层土壤剥离,确保补充耕地质量。

截至目前,吉林省已经累计实施近百个耕作层土壤剥离项目,总投资超过10亿元。剥离耕作层土壤面积超过20万亩,初步形成了“表土剥离、移土培肥、改良耕地、提升质量、保护生态”的工作机制,为加强耕地保护、推进高标准农田和生态文明建设、促进农业增产发挥了重要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栏目由负责维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