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启钤与北戴河 悠悠戴河水诉说一位爱国人士的坚贞不屈

编辑日期:2010/10/9 16:24:17 来源: 作者: 点击量:

    提起北戴河的开发,我们第一个想起的就应该是朱启钤先生。朱启钤(1872—1964),自桂辛,晚年号蠖公,贵州紫阳人,曾任北洋政府交通总长,内务总长,并一度代理过内阁总理。1916年袁世凯垮台后,朱先生退出了政治舞台,致力于经济活动和社会公益事业以及对古建筑、古文物的专心研究。
    朱启钤先生是1916年来到北戴河海滨的,虽然早在1898年清政府就正式宣布北戴河海滨为中外人士避暑区,但当时并没有在海滨地区建立一个统一管理的政府行政机构,所以,京津一带的英、美、法、德等外籍人士纷纷涌向北戴河海滨,强占土地、建筑房舍,继而成立了“石岭会”、“东山会”等自治团体,竟欲把北戴河海滨变成外国租界。民国初年,外籍人士每年来海滨避暑的人士达上千人,建立各种洋楼、别墅数百所,并形成了一套管理体系。这是北洋政府一些上层人士和京津地区的一些富商买办也纷纷到北戴河建房避暑,但他们所居住的区域内道路、桥梁、卫生等公共设施都很简陋,同类似外国租界的东山、横石岭一带相比,相形见绌。1961年夏,朱启钤先生第一次来到北戴河时,就深深地感到:北戴河是中国的地方,中国人有必要先组织起地方自治机构,以“争主权,据外人”,统一规划,建设和管理海滨地区。在1918年7月,他主动发起组织了北戴河海滨公益会,并被推举为会长。朱启钤先生阐明该会成立的宗旨是负责海滨的地方公益事业以及市政管理、建筑规划、税务收支、开发建设等项事宜,目的是“某公共之健康,宜有高兴之娱乐”、“愿将北戴河海滨为北方之模范自治村”。公益会成立之初,没有经费,朱启钤先生首先捐赠大洋1000元,在他的带动下,如大总统黎元洪、收藏家徐世章、买办雍剑秋,政府官员施肇基、吴鼎昌,军阀段芝贵、田中玉以及实业界人士张叔诚、李希明等都有大量的捐款,张叔诚还把其父在北戴河海滨购买的一批地皮无偿捐献给公益会。从1918年到1927年在朱启钤先生任公益会长的10年期间,公益会会员个人捐款达44805.40元,其中朱启钤先生个人捐款捐物折洋19530元,此外,还有北宁铁路局的的补助及地方少量税收。朱启钤先生就是利用这些资金主持修建了道路36条,长达22公里;新建桥梁、涵洞160余座;新建医院一所、小学一所和公园一处(即莲花石公园),在海边修建了三座游泳场,均设有更衣室和卫生间,设苗圃、引良种、种树50余万株。还设立了邮局、电报局和自来水厂等公用设施,并重新整修了当地的名胜古迹,极大的改善了海滨的面貌和环境卫生。公益会集海滨的建设、行政、治安、环保为一体,起到了抵御外辱、建设海滨、繁荣市井、造福桑梓的积极作用,为后来的北戴河海滨发展为现代化城镇和北方最大的旅游避暑胜地奠定了基础。
    朱启钤先生自1916年初来北戴河后,每年“暑期必往,岁以为常”,直至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前后共21年。朱启钤先生在联峰山买下了一块地皮,于1918年建成别墅一座,名之为“蠡天小筑”,并于1923年在别墅的附近选了一块吉地作为朱家的茔地,准备百年后埋骨于此。解放后,朱启钤先生历任全国文物整理委员会委员、中央文史馆馆员、全国第二、第三届政协委员等职,1964年病逝于北京,享年93岁。朱启钤先生去世后,有关部门曾争取其家属子女的意见,问是否仍按照朱先生遗愿葬在北戴河茔地,答复是“老人生前另有准备”,故未坚持葬在北戴河海滨。后来经周恩来总理批准,朱先生遗体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寓。为表彰朱启钤先生开发北戴河和祖国文化建设的诸多贡献,经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批准,由朱氏海内外亲友集资,1999年7月在北戴河联峰山朱家坟内建起了“蠖公亭”,亭内筑朱启钤先生半身铜像一座,石亭古朴典雅,铜像庄严肃穆。
 

上一篇:
下一篇:
(本栏目由负责维护)